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出世与入世

[日期:2015-05-27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  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二季描写了一对年轻夫妻,放弃了大城市的高薪工作,移居在云南的一个小镇,种菜、做饭、骑车,在月光下读书写字,恬静淡然的画面诗一般的美丽。我相信,这样的镜头会触动无数人的心灵,但我更确信,没有几个人能够像他们一样把向往变成现实。在这个时代的洪流中,向上不易,放下更难。一边是入世的成功,一边是对出世的向往,人们在撕扯中挣扎着前行。

  撕扯他们的,一边是马云、马化腾、王健林们的创业故事,财富、梦想、活着就是要改变世界的热血。而另一边又是星云大师、净空法师们的劝世恒言,人生本修行,万般皆身外,何必苦苦相争?

  一边是孩子,一边是位子。无数的文章在提醒,陪孩子一起成长吧,一生只有这一次。可是又有无数文章在提示,人生需要定位,更需要上位,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,就腾出你的位置吧。

  一边是上流,一边是逐流。你痛恨腐败、藐视权威、嘲讽马屁,你心里住着一位清高上流的你。但每当机会来临,你立即苦思可以利用的关系、向手握权力的人表达由衷的敬意,想方设法用最安全的办法把它“搞定”。你发现,此时上流的你,正在闭目养神,不闻不问。

  一边是同学会,一边是追悼会。同学会的意义成了比较。当年并排坐的小伙伴,如今分出了三六九等,有的春风得意,有的落寞失意。好在比赛尚未结束,赶紧迎头赶上,下次一定要锦衣豪车,把那些土豪比下去。只有到追悼会,才惊觉生命脆弱,万贯身家终究黄土一抔。活着的意义又在心中翻腾,还要这么拼吗?

  这出世与入世的撕扯,大概至少可以上溯两千年。一边是帝王将相、建功立业,一边是田园归隐、竹林禅意。中国文化早已约定了读书人不为相、便学禅的路径,光宗耀祖、名垂青史是主旋律,而相忘山水也是一条退路。

  更重要的影响,其实来自西方。那些在奥斯卡或者戛纳闪耀的影片,无论场景如何离奇震撼,人性、亲情、爱永远是埋藏的主题;那些在黄金海岸或者夏威夷漫步的中国人,亲眼目睹了“外国人”是如何享受生活和生命的。

  于是,我们一面向往成功,一面嘲笑成功;一面追逐金钱,一面耻于谈钱;一面向往自然与自由,一面深信自由的前提是财富;一面开导别人看开一些,一面告诫自己时不我待;一面向亲人抱歉,一面提刀上马;一面誓言早早退休,一面生怕门庭清闲……

  当这样的撕扯与纠结成为一代人的集体困扰,所折射的至少是这个社会大转型的一个侧影,就像沉重的列车在急转弯处,发出巨大的摩擦声。

  吴晓波为他18岁的女儿写了一封信,叫做《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》,大意是,只要你喜欢,就坚持去做,不要为别人活着,也无所谓成名成功。也许,再过二十年,当他18岁的女儿成长为这个社会的中生代,那列车的摩擦声会远去,愿意奋斗的奋斗,愿意浪费的浪费,财富与唱歌一样,并无轻重之分。那将是一个远离贫穷的时代,富足是常态,金钱与成功就像GDP一样,不再是衡量生活价值的第一标杆。在那个时代里,上一代的撕扯变得陌生甚至有些可笑,他们并不太能理解,选择为什么那么艰难,工作与生活本该是统一的整体,为什么变成难以调和的矛盾体。

  我并不确信这个时代是否会来到,但至少满怀期望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校办公室 | 阅读: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