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校友来稿选登之二

[日期:2019-01-26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校友来稿选登

那些星星闪烁的日子

宋洪翠

      对清晨悬挂于东方天际的启明星,我一直有一份遥远的怀想。四十多年前,我在泰安一中上初中。从家乡老王府到学校有十几里的路程,十二、三岁的我每天步行去学校。为了赶上晨读,通常早上五点多钟就要从家里走。那时整个村庄还在熟睡,万籁俱寂,仅闻几声狗吠。天空是灰蒙蒙的深蓝,众星隐去,只有那颗钻石样闪亮的启明星,眨着调皮的眼睛与匆匆赶路的我作伴。

      刚上初中时,我还是个懵懂少年,对于早起上学这事充满了无限的恐惧。尤其是冬天,出门时天黑漆漆的,伸手不见五指,提心吊胆闷头赶路,对路边黑影里的事物不敢多看一眼。直到临近老汽车站,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,那紧缩的胸口才放松下来。但一个学期过后,也就是1979年的春天,已经13岁的我,心智突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在抗拒父母约束,争取自主权利的同时,对知识的渴求更加强烈,对世界的感知空前敏锐。

      记得那年早春时节,十九级级部组织老师和同学们到长寿桥附近的山涧寻春。为了激发对春游的兴趣,拓展对春天的想象,临行前,我们的语文老师王富把朱自清的散文《春》作为课外阅读文章推荐给了大家。读着“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,嫩嫩的,绿绿的。园子里,田野里,瞧去,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。坐着,躺着,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,捉几回迷藏。风轻悄悄的,草软绵绵的……”这样唇齿生香,隽永清新的文字,听着山涧中春水的歌唱,看着石缝里嫩草的欢娱,闻着空气里新翻泥土的芬芳,感受着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温润气息,我第一次被文字的神奇魔力征服了。原来这些从小认识,随处可见的方块字,经过妙手的精心组合后,竟会创造出一个让人流连忘返,沉醉痴迷的新世界。

      在这里不得不遗憾地说一句,1973年开始上学的我们,小学语文课本极其简陋,没有诗歌,没有散文,甚至连优美的句子也很少读到。就那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……”和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……”等现在幼儿园小朋友都会的古诗,还是王富老师每周一首写在黑板边上教会的。青春萌动的我遇上了《春》这样的文字,那种动彻心扉的震撼可想而知。

      从那刻起,原先在我眼里再平常不过的村庄,突然间改变了模样:路边的小草,道旁的野花,田间的麦苗,河岸的垂柳都自带了神性的光芒。我像现在的孩子追星一样,四处寻找着那些描写春花秋月,夏荫冬雪的文章和词句。上学路上,对着以深蓝色泰山为天幕,微风吹拂,麦浪翻滚的原野深情地诵读。

      也就在这时,年级让每位同学花一角五分钱,统一购买了由通辽市教育局教研室选编,济南九中语文组翻印的《现代散文选读》。捧着这本黄皮红字的散文选读,我常常沉浸其中,乐而忘忧。对文中描写的人、事、物、景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和美好的向往。

       这本书不足二百页,共选了五十多篇散文,分了记人、叙事、抒情、写景、明理等九个专辑,鲁迅的《风筝》,朱自清的《背影》、《匆匆》,茅盾的《雷雨前》,李健吾的《雨中登泰山》,杨朔的《茶花赋》等散文名篇悉数选于其中。40多年过去了,这本书随我走过了许多地方,一直放在书架最醒目的位置。现在它脏了、旧了,纸张也泛黄了,但每次翻读其中的文章,都有一种别样的情愫涌上心头。初中毕业后我考取军校成了一名白衣天使,但是从这本书开始,我爱上了阅读,爱上了散文,并成为终生的习惯和爱好。

      被优美的文字唤醒后,世界在我的眼里有了与以往不同的意义。清晨踏着溶溶的月色走在故乡田野的小径上,一切都美好的如若初见:我嗅着新翻泥土的清香,感受着晨曦中原野上萌动的春意,清凉的思绪飘过浩瀚无垠的天空,被启明星钻石样的光芒吸引着,一种无限美妙的感觉从心底缓缓升起,那种对黑夜的恐惧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知识的力量,在生命中第一次以一种让人着迷的姿态呈现于我的面前。

      曾经在一篇文章中,读到过这样的句子: 教育是如此的神奇,你永远不知道,你不经意间播下的一粒种子,会在哪些人的心中,会在哪一时刻,生根发芽,并开花结果。在成千上万泰安一中优秀的校友中,我是如此的平凡和普通,没有过人的才华,也无辉煌的成就,但却从心中感谢母校的老师们在我青春年少时播下的那颗孜孜以求,好学上进的种子,它让我遵从校训成为了一个热爱阅读,热爱自然,热爱生活的幸福的人。

      (宋洪翠  1978年考入泰安一中十九级初中部,1981年毕业。同年考入原济南军区军医学校,1984年毕业。后分配至某部队医院,先后从事护理及医院宣传工作。曾出版短篇小说集《岁月寻常》,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)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校办公室 | 阅读:
相关新闻